彼岸花,又稱地獄花,傳說是開在黃泉路上的唯一一種花,被某些地區的人視為不詳的象徵。因此,雯櫻對於路君約把彼岸花送給她這件事可謂極為疑惑,先不論送花這個舉動已經夠詭異了———表示友好也不是這樣表示吧,更遑論雯櫻還在花上感受到了一絲細微的......■■。

 

午飯時間結束,下午還有課要上的學生各自返回了自己的上課地點。而在人群當中,也有些人抱著不想上課的心態,打算回到社辦摸魚。然而,在中文系二年級的教室裏,卻是無人缺席。

照理說,這節講「中國文學史」這樣枯燥題材的課,是應該只有少數人想來上課。

是的,照理說。

就算這節課的教授是個外表慈祥到會令人聯想到某家知名速食店的標誌人物,可是懲罰曠課學生的手段異常的心狠手辣,曾經因為三個學生無故曠課而懲罰全部學生陪那三名曠課學生交三篇論文。那次之後,許多學生都對他可怕的懲罰手段聞風喪膽,不敢亂曠他的課,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怒教授,成為全班公敵。

「咳咳。」對自己在同學心中已被標上「可怕」標籤一事渾然不知的教授清清喉嚨,以像是中老年人特有的緩慢語調說著,「對了,上課之前我先說一下,下星期我們和碩陽大學那邊的學生作交流活動,屆時碩陽那邊會派交換生過來,當然,我們也會派一些學生過去。被挑選過去的學生都收到通告了吧。那麼,我們現在開始上課......」

柯維安俏俏拿出筆電,打算以偷看最近新推出的一部蘿莉番消磨過這一段難捱的時間,要不是他聽到身旁傳來一把清冷的聲音,

「碩陽轉校生嗎,這樣的話......」柯維安沒有留意到雯櫻後半句說了什麼,或說是雯櫻的語調太過含糊,以致柯維安只留意到雯櫻眼中如同孩童找到親密玩伴般的光亡。可是,這樣已經足夠讓柯維安知道雯櫻想說什麼了,

「誒,小櫻有朋友在碩陽那邊嗎?」柯維安好奇地問道,卻只得到雯櫻冷漠的回應,眼中的光芒也在與柯維安對視時隨即熄滅,

「我曾經是碩陽的學生,難道你認為我在學校中沒有相熟的同學?還有,柯維安同學,請認真上課。」被李雯櫻像是含著碎冰的眼神看得內心發毛的柯維安稍稍移開視線,在心中責罵自己怎麼會忘了雯櫻是轉校生這個重要事實,也不敢再和雯櫻搭話。

 無聊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慢,好不容易到了下課時間,當柯維安想回到社辦看新番的時侯,卻被雯櫻叫住,

「柯維安同學,我想,帶新社員了解社團辦公室,應該是身為拉我入社的人的責任。」柯維安愣了愣,瞪大眼晴看著眼前的褐髮少女,語氣驚訝得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誒誒誒誒誒———小櫻居然會對社辦有興趣?!啊不是,我的意思是絕對沒問題,小櫻肯來社辦簡直就是我們的榮幸,我這番話絕對是發自真心,小櫻你看我誠實的大眼晴!」生怕被李雯櫻以森寒的眼神看著,柯維安急忙拉住對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感到莫名其妙的雯櫻,前往社辦大樓。

教學大樓和社辦大樓的距離並不遠,只相隔一片草原和餐廳。

柯維安一打開社辦大門,與李雯櫻的鎮定相反,他立刻爆出驚叫,

「啊啊啊,為甚麼室友C你會在這裏?!」———就算和對方已不是室友,他還是改不了這個稱呼。

雯櫻踏進社辦,淡然地望向躺在沙發上的褐髮青年,或說是讓柯維安尖叫的始作俑者,褐色微鬈的髮絲綁成馬尾,垂落在肩頭處, 五官精緻,身周有種傲然的氛圍。沒等雯櫻開口,低沉悅耳的嗓音率先響起,吐出充滿嘲諷意味十足的話語,

「被室友A拉進來的白老鼠嗎?」

如果讓一般人聽這句話,恐怕會立刻生氣地跳起,不滿自己被貼上「白老鼠」的標籤,但像是一早料到對方會口吐嘲颯,雯櫻還是沒太大的表情起伏,冷冷地回應道,

「不要緊,我呢,是不會和......計較的。」聞言,曲九江眸中閃過銀光。

或許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雯櫻說了什麼

「不要緊,我呢,是不會和半妖計較的。」

無視曲九江的異變,雯櫻自顧自地打量著這間社辦:

有空調,不錯;大沙發,很好,不過被人佔用了;有電腦,大加分;還有書櫃,非常好。

在心中已經做完一輪小劇場的雯櫻無預警出聲,欲獲得電腦的使用權,

「電腦可以用吧?」得到肯定回覆後的雯櫻坐到電腦桌前,敲打鍵盤的清脆聲音「啪噠啪噠」地響遍全社辦。

 

「完成了。」不知過了多久,一把清冷的女聲在莫名陷入寂靜的社辦響起,電腦屏幕所發出的冷光照在雯櫻臉上,為她本就冷然的姣好容顏添上一抹嚴峻。無視屏幕右下角出現表示「已入侵他人電腦亅的黑色感歎號,這名有如冰山般高冷的清麗少女輕聲說道,

「教授太沒網絡保安意識了,那麼容易就讓我入侵了。算了,反正我只是看看而已。」毫不在意這句會令人把自己和黑客劃上等號的可怕發言,雯櫻看著這份「碩陽大學轉校生名單亅,酒紅色的眸子滲入一絲喜悅。而被雯櫻注視著的名字是:

翦鏡語。

創作者介紹

十三月收成的綠茶田。

茶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